26 August 2009

Thomas仔



给我阿仔的礼物。



阿仔给我的礼物。

2009年8月23日,日
是我阿仔的生日,Thomas仔。照理说应该是我去找他的。无端端变成他叫我等他两分钟,跑了下来,变成是他先送我生日礼物。又惊又喜。是啦,他是我三个direct里最宠的那个。因为觉得他很多地方像我嘛,哈哈。交换礼物到来,也过了12点,他的生日也过了。嘻嘻,阿仔,生日快乐啦!

25 August 2009

今天.. 又会怎样?
把问题抛给午夜十二点,感觉好炫。
时间会跟我说啥?
不打紧了。

半封信也就那样没了下文。
未完成,但没被收藏着。
寄去了。庆幸了。
那结果,还打不打紧?

一连下了两星期的雨。肯定超过了30场。
其实我没算,也没有认真想过要计算。
但我就只是想说,我肯定。

也许对每个人都一样吧,
对于在意的事儿,都会拼命地想象。
是啊,我肯定。

所以其实害怕,害怕要承认现实与想象的差距。
时间,总是残酷地偷偷把什么带走。

始终会这样。始终会不一样。
承认了。庆幸。
以后,才打紧。

所以与其说对不起,不如说谢谢。
谢谢你,始终回来了。

但发现还是开口说了对不起。
对不起了,我的谢谢说得不够多。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11.59pm

放晴



放晴了。唯独蓝天和白云?

22 August 2009

10岁男孩

video

10岁男孩的歌声,震撼了全世界。

21 August 2009

2十1



不知是什么时候,电影从《魔戒》播到变成了《风云》。跟室友们都在沙发上睡着。被最后两封信息吵醒。跟最后一通来电。
我的21岁生日,在17分钟又51秒的笑声陪伴下结束。
觉得自己好幸福,哈哈。谢噢。

测验1终于结束了!教授还念在我生日份上,将原本是明天得交的功课延迟到拜一去,哈哈。结果去“天德”吃了顿丰富的斋饭。还有芝士蛋糕噢,嘻嘻。

懂得什么叫许愿后,都重复着同样的愿望。不断重复。

刚发现,剩下的整半块蛋糕被我们家的头号入侵猫ah hiao,从厨房桌上给扔了下来!啊.. 满地都是!1.37am。

电话,真是了不起的发明。
我知道你昨天打来就想跟我说的,干嘛不好意思啊,哈哈。
我知道你们去red box,是特地要唱生日歌给我听,不用假假啦,哈。
我知道妈咪总是学不会发短讯,所以没发到,但是我收到。
我知道爸爸总是学不会讲英文,但是我看到,看到电话那头在笑。


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噢。
又下雨了.. 从8月8号开始下。几乎每天都下 。
这场,肯定超过第21。2.02am。

顺便晒一晒命,哈哈。



学期一开就收到,太早了吧,哈哈。



8月8日收到,但他带我去买那天就知道,哈哈。



这个今天才收到,还算吓了一跳,哈哈。
2009年8月20日

08 August 2009

等一个人



上个礼拜的假期,意外地借到了九把刀的《等一个人咖啡》。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谢谢ming,还有割爱让书的mong。在家看了两章,回来宿舍看了两章。好喜欢。

但考试逼近了,心情被打扰。不想匆忙。所以把期待已久的感动包扎起来。先拼命把那些该死的课业书草草吞进肚。

今天起得特别早,泡了这学期里的第一杯咖啡。
捧着一叠笔记,我也在等一个人。

音乐盒



回来了一个月才上去看看,换了个新playlist。谢谢Tony的介绍,是蛮好用的。收录了ming 介绍的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http://mixpod.com/

静悄悄

被提前的假期告了一段落。
静悄悄的结束。
什么事也没发生,
好像。暂时。

一心社



跟王氏太原堂不一样。
没有富丽堂皇。没有社会成功人士的幕后捐款。

王氏一心社,
是一班不怕死的冷汉,巴冷刀跟兄弟们的血汗。
跟王氏太原堂不一样。

哈哈,这样的故事,我喜欢。
我是一心社终生会员,篇号185。

原谅我的无知

原谅我这个大路后来的烂仔,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一点都不为他人着想。 自我隔离?呐!才回来第2天,就跟着爸到处去。

跟爸去拿身份证,才知道他头发剪短了。
跟爸去买老花眼镜,才知道他度数300。
跟爸去西药房,才知道月维还在那儿干。幸亏那个吝啬鬼不在。员工之间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数落老板。
跟爸去王氏太原堂,才知道我公公叫什么名。我自己也被吓到!怎么一路以来,我都没发现我是不知道的。
跟爸去了很多地方..

才知道,虽然泡了汤,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残。

那个阴天



从宿舍底楼走上来,看见一片灰的天空。
没有刻意把吐气拉长,只是嘴角微扬。
是阴天。

在巴士上靠着窗,让画面静静地在两天前的下午打转。
然后我也想屌一点,无意识地出出气。在心里也好。

你告诉过我,
选了怎样的路,就走下去。
我也想回话,
那哥,你也是。

这样会沾上假洒脱的成就感,可以暂且把自己蒙过去。
可是会那么顺利?你就想!
那时真恨不得把ATM Machine敲得稀巴烂!

意外的假期

昨晚在钟灵巴士上跟雄谈到12点就睡着了,睡到今早4点。第一次在长途巴士上睡得那么熟。一首歌都没听,一句呆都没发,一件事都没去想。连过了槟威大桥都不知道。回到家,连凉都不冲又倒下,一直到下午2点。我睡了,整整14个小时。

有那么累么?我问我自己。
回家,有那么累么?

如果我说,挫折不是一味的失败,不是一味的看见希望后,却连边都没得沾。而是小小的坚持,好不容易在心里搭起帐篷暂住后,被一句谢谢轻轻撕烂。而是晒得干枯的心,突然遇见灰色,突然看见阳光笑脸,突然跟所有借口搭对线,却还要谎言多呆1天。1整天。于是只是平淡的破碎终结。于是需要时间沉淀。但时间还想要他马上面对。马上编织更多更多的谎言。马上。我说,如果是那样,我认输我认账。

这个意外的假期,来得太突然。